主页 > 企业文化 >
耿鸿武:“最低价联动”有悖于“带量采购”
发布日期:2021-10-03 09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悟空保集团旗下悟空保解析企业管理中企业文化。梳理一下今年执行“最低价联动”的省份有非常多,如北京、天津、重庆、山东、福建、辽宁、陕西、广西、河北等等,尤其是随着带量采购的价格探底后,最低价格联动成为更为敏感的话题,不仅药品集中采购再用此方法,医用耗材的集中采购中也引入了“最低价联动”。

  “最低价联动”早在2015年的7号文中就有表述,省市采购同步、价格联动。省级招标采购和试点城市自行采购要同步启动实施。试点城市成交价格明显低于省级中标价格的,省级中标价格应按试点城市成交价格进行调整。7号文出台以后,各省市相继出台了联动的政策。即:公立医院药品采购依托药品集中采购平台,采集全国各地最低中标价格,对全市中标价格实行周期性动态调整,将价格调整为全国最低。

  2018年11月14日,中央深改委批准药品执行国家组织的带量采购, 之后国家医保局多次表示,不鼓励进行价格联动,why?带量采购是以量换价,与量相关,供采双方经过招标打达成了博弈的平衡;而“最低价联动”则与量无关,完全是一种制度上的安排,与带量采购的精神相悖。

  医药行业之所以诟病“最低价联动”,一是最低价,将导致企业产品价格持续走低,尤其是对于那些在个别省份存在较低中标价格的企业;二是联动,将使得企业不敢轻易的在一个省份,哪怕一个医院形成价格洼地,一旦形成就会影响全国价格。

  从理论上讲,企业投标“最低价”并不可怕,因为即使全国最低价或许还可以运作,还不至于丢失市场,而“联动”削减了企业降价的信心,影响相对较大,尤其是动态的调整,如北京、天津等定期调整,浙江等随时调整。

  带量采购、量价挂钩的设计思路是产品的交易价格与交易量、回款时间成相关性,即量大价格低,量小价格则高,回款短价格低,回款长价格高;将全国、全省、省际联盟、省间联盟的量集中起来,以量搏价,并用医保提前支付的方式解决医疗机构的长期欠款问题,且采用淘汰制增加竞争,并动用行政力量干预使用用量,这种情况下,投标企业没有道理不进行降价,继而可以达到价格摸底、降低价格的目标。经过近一年的实践,可以看出,方案的设计符合市场规律,遵循了“量价www.paromu.com,款价相关性”的法则,可谓完美。

  笔者以为“最低价联动”的做法与 带量采购的核心思想“国家组织、联盟运作、带量采购、招采合一”相抵触。

  因此建议各地在制定政策时,要按照统一逻辑,这样才可以使我国的集中采购越来越完善,一是最低价联动时,没有“量”的参考,一刀切地以最低价格作为依据,或省内联动,或全国联动,使得带量采购、量价挂钩成为“一定条件下的”量价挂钩,蜕变为强行压价的手段和降价的代名词。二是企业担心联动,在量价挂钩面前不敢轻易的进行价格的调整,使得正常的量价关系发生扭曲。三是,最低价联动也许是各地“最简单、最安全、最少犯错误、最冠冕堂皇”的方法,从长期观察的角度看,最低价联动已经搞了好几年了,一直没有对降低产品的价格发挥出决定作用,从实际的效果上它与带量采购完全不同。

  退一步想,如果企业此轮各地中标价都降到了最低价格,全国执行统一价格了,那么“最低价联动”还有什么意义吗?如果今后的临床用量比目前带量的大幅下滑,那么“最低价联动”难道会强行执行现在这个最低价吗?因此建议各地在制定政策时 一定不能顾此失彼,按住葫芦起了瓢。